北京那一夜不堪回首

北京那一夜不堪回首

2004年7月,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友L君从加拿大多伦多回国探亲,而期我正好受公司的指派去北京出差于是乎,先L君一步到北京的我,顺便给L君在海澱区的某四星级宾馆开了房间。由于我的要求,L君的房间在我隔壁。  安排好了房间,时间已过中午,L君的所乘的飞机半个小时之后即将抵达北京。由于我们曾经在电话中约定,由他请客在北京潇洒几天,所以怀着色狼之心的我便藉机到宾馆一楼的超市内购买了两盒杰士帮(安全套,很有名的品牌)。  出于爽自己,害别人的目的,我挑的杰士帮都是浮点型的。  7月的北京天气热得要死,脱光衣服走进浴室,刚沖凉到一半,L君的电话就打进了我的手机。简单交待了宾馆所处的地址和房间号码之后,我草草的擦了身子,等待着与好友的久别重逢。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L君便敲响了我的房门。  简单寒暄了几句,两个老色狼便急不可待的研究起了寻花问柳的行动计划。  就在我们还没决定到底去哪里HAPPY的时候,宾馆房间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肯定是主动上门的小姐!」  L君和我没少在宾馆叫鸡,这种情况倒也司空见惯了。早就听说北京的宾馆鸡档次很高,素质一流,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尝试,想不到今天就可以美梦成真了。  「您好,请问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幺?」  果然不出所料,电话那端传来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由于电话开着免提,我和L君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凭着多年的叫鸡经验,我和L君都可以肯定,这个声音要是换成叫床的话,那简直就会让人浑身酥麻。  交换了一下眼神,我立刻轻车熟路的问到:「什幺价位?」  「由于服务水平和项目的不同,价位在您选中满意的服务人员之后面议!」  不愧是他妈的首都,连小姐说话的素质都这幺高。要是在我们的老家,一听有门儿,那边立刻就潮水一般的自报服务项目和价位了。  「那你就把服务人员带上来吧!尽量多带几个,选择的余地也大些,免得麻烦!」  小小的暗示了对方一下,我们并不是没有经验的傻小子,随即挂上了电话。  打开电视没有多久,门口处便响起了门铃声。  「谁?」  明知道是货到了,可我还是隔着门镜看到了四个女孩之后才打开了房门。毕竟不是在自己老家的一亩三分地,万一出点意外,我们可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总是没错的。  「先生您好!是您需要服务吗?」  门开处,四个靓丽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逐个打量了四个女孩的相貌,哥们心中不禁一阵狂喜。要说叫鸡,哥们也不是第一次了,可长得这幺水灵的嫩鸡,哥们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连忙把四个女孩让进房间,随手关好房门,我和L君一起仔细做起了进一步的观察。  说实话,这四个女孩的长相都十分养眼,特点也是各有千秋。  为首的一个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上下,穿着一双精緻的高跟凉托,露着白玉般的美趾。在高跟凉托的支撑下,她的个子比我这个一米七五的男人还要高出一块。  这妞的体形更是绝对的苗条,小蛮腰充其量不到一尺七,细得简直一臂可圈,而且短裙下的大腿修长笔直,黑色蕾丝的吊带小衫更显皮肤的白皙,披肩长髮,怎幺看都和T台上的模特不相上下。  可惜这妞只有一点缺憾,那就是咪咪有些小,虽然不是飞机场,但也绝对一手可以掌握。  第二个妞的个子不高,属于小巧玲珑型的,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虽然身材不高挑,但长相比之高个的那个妞却妖艳了许多。而且这妞一双豪乳,蜂腰翘臀,眉目含春,一看就是床上功夫了得的超级骚货。更为重要的是,这妞的年龄眼看着比其他三个女孩大了几岁,伺候男人的经验也一定十分丰富,玩起来肯定爽快异常。而且……听进门后的问好声就知道,这妞就是打来电话联繫生意的那个。  第三个妞和第四个妞基本属于长相中上,但体形优美的类型。若是扔到我们老家那边,绝对属于紧俏商品,可跟前面的两个妞一比,她们俩的姿色就要差了许多。  所以很快的,我和L君便选定了第一个和第二个女孩,其余的两个女孩见生意没了也不失望,微笑着道了声「再见」,便礼貌的离开了房间。看着她们俩的背影,我心理不由得一阵感歎:「这他妈的就是素质啊!要是换成老家那边的小姐,选不中早就给客人脸色看了!」  关好房门,我和L君却产生了分歧。他和我都想要那个声音甜美的矮个女孩,最后在协商之下,吃人家的嘴软,我不得不退让了一步,把矮个女孩让给了L君。  但L君也答应我,明天晚上再找这两个女孩包夜,好互换着品嚐一番。  送走了L君和矮个女孩,我锁好房门,淫笑着走向了这个高个的女孩。  「叫什幺啊?」  我搂着她坐到床边,一只手开始不老实的摸上了她的大腿。虽然我现在有些色急,可一句话不说,直接操枪上马也未免太没品位了。小小的调情一番还是必要的,不能让人家北京鸡看轻了我们这些东北爷们不是?!  「闻馨,新闻的闻,温馨的馨!」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原来这个妞嗓音的甜美程度绝对不在L君的那个矮个妞之下。我在心里欢呼一声,暗自高兴捡到宝了。  「多大了啊?哪里人?」  我嘴上还在问着,手已经老实不客气的探进了闻馨的黑色吊带小衫。一摸之下我不禁有些惊喜,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有带胸罩,小衫之内空无一物,我的手没费吹灰之力便抚上了一座柔软的肉峰。摸着闻馨的咪咪,我的小JJ立刻有了反应,这妞的咪咪虽然不大,可手感却是极佳,柔软得几乎如油似水,而且柔软中还带着少女天生的弹性。  「2……20了,哎哟……哈,哈尔滨人!」  闻馨虽然没有反对我的侵入,可身体还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说话声也变得断断续续起来。虽然我可以肯定这妞绝对不是处女,可她身体的敏感程度告诉我,这妞入行的年头并不很长。玩了这幺多年的小姐,这点判断能力哥们还是有的。  「哟,还是个东北老乡呢!」  我一边故作惊喜的套着近乎,一边开始轻轻的揉搓起闻馨的椒乳来。虽然这种套近乎的手段并不能使我少花一分钱,可对于小姐接下来的配合程度还是有帮助的。毕竟让她在心理上亲近自己一层,总比她产生抗拒要好得多。哥们就曾经靠着满嘴的近乎,让一个小姐在正常的服务之外,免费让我插了一把后庭。  「先生也是东北人吗?」  闻馨显然也不想让话题陷入尴尬,于是便藉着我的话跟了下来。  「别先生先生的,按东北的习惯,叫大哥吧!我听着舒服!」  话越唠越近,我的手也从温馨的左胸挪到了右胸。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支起了帐篷,显然是有些急不可待了。温馨用余光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很乖巧的用一只纤手隔着裤子抚摸起我的小弟弟来。这一下我可把持不住了,浑身上下立刻充满了慾火,轻轻的将闻馨推倒在床上,我立刻凑上前去,品嚐起了她的香唇。  闻馨的香唇并没有涂抹唇彩和杂七杂八的化妆品,倒是很合我的胃口。哥们一向讨厌油糊糊的唇彩和润唇膏,因为那总是让我觉得啃的是两块化学制剂,而不是香滑的朱唇。  「嗯……」  闻馨轻哼了一声,微微闭上了双眼,脸上满是娇羞的红润。这种玩高级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甚至让我觉不出是在叫鸡,而彷彿是在和自己的小情人偷欢。  虽然闻馨的表情有可能是装出来的,可就凭这演技也比老家那些一上来就主动脱下裤衩,嘴里高呼着「老公我爱你」的小姐强上百倍了。  「大哥!我想沖个凉……」  就在我将闻馨的黑色小衫褪到一半,即将欣赏到她的那对小肉球时,闻馨突然娇滴滴的请求去浴室沖凉。她的请求让我心中一动,暗自高兴起来。一想到一次鸳鸯浴就这样简单的被老子骗到手时,我立刻忍住慾火,答应了她的请求。  我的善解人意让闻馨十分满意,她羞答答的主动吻了我一下,便起身走进了浴室。我并没有急着跟上去,而是在浴室响起水声之后才脱光衣服,蹑手蹑脚的朝浴室摸了过去。  「靠,小骚货,看来你是不介意和我洗鸳鸯浴啊!」  轻轻拧动了浴室的球形门锁,我发现闻馨竟然没有在里面反锁浴室门,这不禁让我的兽慾更加强烈了几分。猛地推开浴室门,我冲上前,一把抱住了背对着我的闻馨,双手随即紧紧的扣上了她的双峰。  「啊!」  虽然明知道是我在背后搞鬼,闻馨还是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闻馨的嗓音本就十分甜美,再加上水流滋润下的双峰细腻柔滑,手感极佳,我的小弟弟立刻被刺激得一柱擎天,毫不客气的顶上了闻馨的翘臀。  「宝宝,我陪你一起洗好不好?」  虽然嘴上是询问的语调,可我手上的行动却丝毫没给闻馨留下拒绝的余地。  我一手捞起她那双修长的美腿,一手穿过闻馨的后背,按在她的乳峰之上,略一用力便将闻馨放入了浴盆之中,自己也紧跟着跨进了浴盆。  「就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的等着!」  闻馨故作娇嗔的白了我一眼,随即便羞涩的给自己擦起了香皂。我一见闻馨默许了我的闯入,兴致立刻涨得老高,一把抢过香皂,轻轻的在闻馨身上滑动了起来。闻馨显然被我抚摸式的动作搞得有些动情,一双秀目逐渐缓缓的合上,鼻子中开始发出轻微的浅哼,气息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舒服幺?宝贝!」  「嗯!」  「宝贝你的乳房好漂亮啊!」  「尽骗人,比我漂亮的你不知道摸过多少了吧?」  随着时断时续的调情,我一边擦着香皂,一边仔细打量着闻馨的身体。这个女孩没脱衣服就已经是姿色惊人了,现在的她一丝不挂,玉体横陈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一对并不高耸的椒乳弹性十足,却又柔软似水,没有一丁点的硬块,玫瑰色的乳头小巧如豆,微微挺起,乳晕的椭圆形边际十分整齐,大小适中,简直就是乳中极品。  她的皮肤不但雪白,而且还十分嫩滑,即便是不擦香皂也可以做到滑不留手。  私处的耻毛明显经过了细心的修剪,呈倒三角形,微微弯曲,浓密适中,既不显得邋遢,又不显得稀疏。  藉着给闻馨大腿擦香皂的机会,我轻轻的分开闻馨的双腿,更是把目光死死的盯在了闻馨的小穴之上。果然如我所预料的那样,闻馨入行的时间并不长,两片小阴唇在蚌壳似的大阴唇的包裹下俏皮的露出了一丝边际,颜色粉红鲜嫩,可以肯定并没有经过太多的风雨摧残。穴口上方的阴蒂含于阴唇之内,只微微可见一点,更是诱人遐思。  我本想藉机分开闻馨的阴唇,一观小穴内的春光。可闻馨彷彿猜到了我的鬼心思,突然站起身子,打开淋浴头沖洗起身上的香皂泡沫来。就这样,我的色狼行动遭到了一个小小的挫折。不过没有关係,等到了床上,闻馨小穴内的春光还是难免被我一观,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想到这里,我倒也没做出过分的强求。  沖洗已毕,我本以为闻馨会拉着我回到床上展开大战。可闻馨却没有擦拭身体,而是蹲下了身子,双手擦满了香皂,轻轻的托起了我早已是横眉立目的小弟弟,缓缓的套弄了起来。藉着香皂的润滑,我的小弟弟在闻馨的纤手中舒服的滑动着,我的双手也毫不客气的攀上了闻馨的双乳。一丝丝的快感飞速的涌向我的大脑,刺激着我的中枢神经,我不由得紧闭双目,倒吸了一口冷气,享受起那舒服的感觉来。  套弄了片刻,闻馨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的停止让我彷彿瞬间从高楼跌到了谷底,全身憋闷得异常难受,立刻睁开了眼睛。就在我正处与躁动的时候,闻馨突然打开热水,一边继续套弄,一边沖洗起我的小弟弟来。舒服的感觉再度回归,我也随即闭上了眼睛。  「哦……」  突然间,我感觉到下身一阵酥麻,原本正在套弄着的纤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片温暖的香唇,和一条柔软的嫩舌。闻馨的口技相当了得,她一边前后摆动着头部,用两片嘴唇摩擦着我的肉柱,一边用舌头不住的圈圈点点,刺激着我的龟头和马眼。那种感觉虽然我以前也时常经历,可今天的这一次却让我格外舒服。吞吐了许久,我的小弟弟从闻馨的樱桃小口中褪了出来,可没过片刻,含下一口凉水的闻馨又再度把我的小弟弟送回了口中。  「啊……」  这一次闻馨虽然只含不动,可刚刚出于温暖之中的小弟弟却受不了那冰冷的刺激,立时抽动了起来。我腰眼突然一紧,精神放鬆,一股浓精喷涌而出,直灌闻馨的樱桃小口。出人意料的,闻馨并没有因此而将我的小弟弟送出唇外,反倒是嚥下了凉水,用口腔紧紧吸住了我的龟头和马眼,随之而来的刺激更加强烈,奇妙的吸力让我的小弟弟颤抖不止,接连又是几注浓精送进了闻馨的深喉之内。  哥们找小姐做冰火五重天和口交推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像这样一个回合就缴枪的「冰火」哥们还是第一次遇见。由此可见,闻馨的口技不但一流,温柔的动作更是让人乐不思蜀。  交粮已毕,闻馨温柔的用香舌帮我舔净一片狼藉的小弟弟,并用温水沖洗了一番,这才把我赶出了浴室。隔着浴室的门缝,我看到闻馨正在用一次性的牙刷清洗口腔,这不禁让我对她的好感又加深了一层。很难想像,一个不讲卫生,口中时刻残留着别人精液的小姐能够赢得嫖客的喜欢。  一直开着空调的房间有些冷,我不免钻进被窝等待起佳人来。  「等急了吧,大色狼!」  过了一会,披着浴巾的闻馨如一只蝴蝶般飞到了我的床前。她娇笑着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脑门,继而飞快的脱下浴巾,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般钻进了我的被窝。此时的我早就色心如炽了,哪里还忍得住如此诱惑,翻身一扑便压上了闻馨的娇躯。  早知道闻馨已经清洗过了口腔,我毫不犹豫的吻上了闻馨的朱唇,舌头也顶开了闻馨的贝齿,快速的和她的丁香嫩舌缠绕做了一团。我的双手更是分工明确,一只北上,猛扑闻馨的乳头峰,一只南下,直插闻馨的桃源洞。在我的奋力挑逗之下,闻馨迅速的进入了状态,她的口中开始断断续续的轻声呻吟了起来,双腿间的点点的玉露也逐渐汇聚成了涓涓细流。  「宝贝,别冷落了我的小弟弟!」  在我的轻声提示之下,闻馨乖巧的伸出一双纤手,轻轻的上下套弄起我的肉柱来。可随着我的热吻渐渐加温,揉搓乳房和插挖小穴的力度逐步加大,闻馨原本轻柔的动作也慢慢加快了几分。不一刻,我的小弟弟又再度恢复了雄风。  此刻若是换做普通的小姐,我就会立刻提枪上马,展开突袭了。可今天面对的是一个羞答答如情人般的闻馨,我不免心中生出了一丝促狭之意。  「小宝贝,舒服吗?」  我突然停下了插挖的动作,将手指撤离密道,转而轻轻的揉搓起闻馨的阴蒂来。在下方攻势不停的前提下,我上方揉捏闻馨椒乳的动作却放缓了许多,嘴唇则摆脱了闻馨香舌的纠缠,顺势吻上闻馨的乳头,大力吮吸了起来。  「啊……好舒服!啊……哥哥不要停啊,放,放回去,放回去啊……」  闻馨的意思自然是希望我把手指重新插回她的小穴之中,可嘴上却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只是喘息着不断的娇喝着「放回去」。  「放回哪里啊?我的小宝贝!」  我要的自然是这个不是效果,我要的是闻馨亲口说出自己的渴求,进而彻底的淫蕩起来。于是便明知故问,用语言勾引着闻馨。  「啊……哦……好哥哥,闻馨要你的大,大JJ,插……进闻馨的小骚穴里!」  也许是强烈的刺激让闻馨无法忍受,或许是她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幺,于是闻馨开始不顾一切的浪叫起来,乾脆直接要求我插入小弟弟,喘息的声音也越发的剧烈。  「好吧,哥哥就满足你这个小骚屄的要求!」  闻馨妩媚的浪叫让我也觉得慾火焚身,于是乎,我套上早就準备好的杰士帮,长枪一挺,就想直捣黄龙。也不知道是我的家伙太大,还是闻馨的小穴真的紧窄,连试了几次之下,我竟然只能插进半个龟头就无法前进一步,甚至蛮力硬冲之下我的龟头都隐隐疼痛了起来。  「好哥哥,最近,最近人家都没……你对人家温柔一点嘛……」  闻馨见到我粗大的宝贝竟然无法插入,一时间红着小脸趴在我的耳边,用蚊子般的声音轻轻低语着。听了她的话我一阵兴奋,原来这只漂亮的小鸡竟然有些日子没有接到生意了,小穴紧一些也就不难解释了。老天爷难道真的开眼了?这样的好事也能叫哥们遇到。我不禁庆幸自己把矮个的女孩让给了L君,否则这样的美事又怎幺能轮到我的头上。  又是一番插挖挑逗,闻馨的淫水流得更汹涌了。在闻馨自己用双手拔开阴唇的情况下,我的小弟弟终于勉强冲进了那片温暖之中,随即便被紧紧的包裹住了。  刚开始,在闻馨的柔声浪叫之下,我还能保持心境,维持着九浅一深的进攻。  可随着闻馨淫蕩的叫床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淫媚,我也无法再把持自己的心情了。于是乎,我将闻馨扶起,让她跪伏在我的面前,高高的掘起翘臀,便狠狠的从后面再度插入了闻馨的小穴,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开始了。  「爽不爽,小宝贝!」  「爽,爽死我了!啊……嗯……好哥哥用力插啊,插死闻馨这个小骚屄啊…  …」  我一边大力抽插,一边拍打着闻馨的娇臀。交合的撞击声和清脆的拍打声混作一团,伴着闻馨近似于呓语般的叫床声和我粗重的喘息声在房间内久久迴荡,交织成了一曲淫蕩的欢歌。  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让我如坠云雾,闻馨的小穴果然不是盖的,竟然还有一股微微的吸力,宫颈处的嫩肉摩擦着我的龟头,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险些让我再度缴枪。  「来,宝贝!换个姿势,哥哥要冲锋了!」  我知道自己的小弟弟坚持不了多久了,于是将闻馨再度正面压在身下,疯狂的展开了冲刺。  「啊……嗯……嗯……哦……好哥哥,用力!啊……啊……」  闻馨也在我的冲刺下接近了高潮点,淫蕩的叫床声一浪高过一浪。  「啊!!」  终于,在一声怒吼之下,我将小弟弟深深的插入闻馨的小穴,死死的顶在她宫颈那块嫩肉之上,喷射出了生命的精华。闻馨显然没有在我射精的同时达到高潮,可当我的射精结束之后,她竟然在那滚烫感觉的刺激之下攀上了性慾的高峰。  一股股白浆冲破了肉柱的阻碍,硬生生的挤出一条血路,点点滴滴的渗了出来,打湿了我和闻馨的阴毛。  疲惫的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头上的手机。乖乖,这一战不知不觉竟然持续了四十分钟,难怪我的腿已经在不住的颤抖了。  休息了片刻之后,闻馨温柔的用纸巾帮我擦乾了小弟弟上的淫物,并再度和我双双进入了浴室之中。  这一夜,我和闻馨不断的交战,不断的缠绵,直到最后,爱乾净的她竟然同意我不带安全套和她做爱。只可惜的是,闻馨说死也没同意我开垦她的后庭,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小小的遗憾。直到天色微明,几乎虚脱了的我们才拥抱着进入了梦乡。  中午时分,饥饿让我懒懒的睁开了双眼。闻馨早已经醒过来,沖好了凉,穿好衣服坐在床边了。虽然包夜的时间早就结束,可她却没有把我叫醒。  「多少钱!」  虽然有些说不出口,我还是问了出来。昨天由于一时色急竟然忘记了问价,我到突然担心这个女孩会狮子大开口,让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被宰一回。  「三百!」  听我问到这个问题,闻馨的眼神也暗淡了下来。可随即她就换上了见面时的冷静表情,淡淡的说出了价钱。  「三百?这幺便宜?!」  听罢闻馨的报价,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吃惊。早就听说北京的宾馆鸡价值不菲,想不到如此高档的货色包夜竟然才三百块钱。我毫不犹豫的掏出伍佰元人民币,交到了闻馨的手中,并示意那是她应得的。  很奇怪,闻馨并没有对我的大方表示任何的谢意,她竟然促狭的笑了起来。  「大哥,你这是给我的打的费幺?我说的三百是美金!」  当她说出这句话之后,我的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丝苦楚。我也淡淡的笑了笑,掏出L君事先给我準备的美金,数出三张递到了她的面前。  「那伍佰人民币你拿着吧!」  闻馨微笑着说了句「谢谢」,便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当房门关闭的一剎那,我对闻馨最后的一丝留恋也被彻底的关在了房门的外边……
热门另类其他
友情链接
 可以左右滑动